7月7日深夜,人在山东、辽宁等地的河南村镇银行储户,再向第一财经等媒体反映称,自己的健康码再次被远程赋“红码”

7月7日深夜,人在山东、辽宁等地的河南村镇银行储户,再向第一财经等媒体反映称,自己的健康码再次被远程赋“红码”
7月7日深夜,人在山东、辽宁等地的河南村镇银行储户,再向第一财经等媒体反映称,自己的健康码再次被远程赋“红码”。家住山东济南的河南某村镇银行储户梁先生,7月7日刚在当地做完核酸,晚上8点多却突然发现,自己的山东健康码又变红了。赋码信息显示,红码异常信息由河南省推送,原因是来自高风险地区未满14天,或未检测到第14天后核酸阴性结果他的健康码曾在6月14日,同样被河南省赋过红码。但第二天,多家媒体对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赋红码事件广泛报道,他的健康码又变绿了……梁先生告诉记者,他曾于6月27日去过郑州,到河南银监局,询问村镇银行取款事宜,29日返回济南后,一直未外出。他不清楚这次又被赋红码的原因。同一天,和山东济南梁先生遭遇类似情况的,还有家住辽宁沈阳的沈先生。他的“辽事通”健康码7月7日晚上也突然被“红码”了,但72小时核酸检测仍显示为阴性。沈先生说,他这几个月一直待在辽宁沈阳从未到郑州,自己被远程赋红码也感到莫名其妙。他将自己红码的情况反映到居住所在的社区后,社区工作人员告诉他,红码是由河南省赋的,建议积极跟河南省沟通,沈阳市没有权限处理沈先生的红码。此前的6月中旬,包括梁先生等人在内遍布全国多个省区市的1317名河南村镇银行储户,曾因讨债被郑州市现场或远程赋红码,引发舆论批评。郑州市纪委监委于6月22日发布通报称,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、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五名相关责任人法治意识、规矩意识淡薄,违反《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》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,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,严重损害健康码管理使用规定的严肃性,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,是典型的乱作为。据了解,目前已经有至少6名河南村镇银行储户,向记者反映自己的健康码远程变红的情况。7月8日凌晨3时20分,记者多次拨打郑州市政务服务热线,询问又出现远程赋红码的原因,接线员电话中先是告诉记者已接到多名群众反映被赋红码,已转区政府。记者追问具体转哪个区时,郑州市政务热线工作人员电话静音几分钟后又改口称,“转我们内部网”处理。当问及又出现远程赋红码原因和具体转给哪个部门了解处理的,政务热线工作人员表示:48小时内会有工作人员回复。(原题为《河南又现赋“红码”,郑州政务热线称已转内部网处理》)